人民艺术网-世界权威艺术门户网站

主页
人民艺术网
人民艺术网-最新的艺术资讯,最权威的艺术解读

王迈|我在电视上看过了,就不去了

更新时间:2022-04-29 16:58:05 点击:5988

王迈|我在电视上看过了,就不去了

 

在直播的末尾,王迈回忆起2001年受策展人舒阳之约到西安参加行为艺术节,主办方安排大家去参观兵马俑,他说:“我在电视上看过了,就不去了。”第二天他去了碑林。

王迈|我在电视上看过了,就不去了

 

艺术家王迈4月26日在actionmedia平台直播以34.6万同时在线人数位居小红书榜首。在长达一个小时的直播中,王迈借着自己的作品讲述了他的创作经历和艺术馆观,直播中穿插着一个女生用山东方言的提问,意外的声效在艺术家半个小时的独白之后重新调动了观众的兴趣。绘画艺术家如何面对镜头?王迈的直播“云观绘画山”是个有意思的探索。

王迈|我在电视上看过了,就不去了

 

云观绘画山

疫疠二岁余,多所不定。

不知事之与限流,变为不定。

公众渐空中分散为一孤岛,而孤洲则虚空之中复连络焉。迈历三年创制,试假虚文以动新体。

百年以来,久视之形若抽,新世之云动而弃之。若王君画《野蛮》之状:不可得而穷也。意者此览由谋,亦造其始也。至不知为谁?请云看“绘画山”。

策展人:AI

王迈|我在电视上看过了,就不去了

 

互联网无限膨胀,形成了一片数据的云(cloud)。这与生活在云端的用户体验一样,无穷无尽的信息在传播和抵达每一块手机屏幕的同时,也构建了一个语意复杂知识系统。王迈的线上展览用AI写作的方式生成了一篇策展人前言,“迈历三年”叫人忍俊不禁,而结语“请云看绘画山”又恰如其分点明主题。

王迈|我在电视上看过了,就不去了

 


王迈|我在电视上看过了,就不去了

 

AI抓取网络关键词生成的大段文字无法连成语意通顺的叙事,“仅供娱乐”的提示与“隔离、体面、尊严”的互文拉扯成巨大的时代张力。很难想象AI算法竟然能准确传达王迈的略带调侃的语调,我相信肯定不是王迈拥有高超的人工智能技术,而是AI在今天就是如此智能而通过人为给定的种子推测出人物自身的特质。

王迈|我在电视上看过了,就不去了

 

天鹅霜NO.1 2019-2021,布⾯混合媒介 ,238x323cm

王迈|我在电视上看过了,就不去了

 

好鹅 No.11 2021-2022,布⾯油画,60x80cm

王迈是历过圆明园时期中国当代艺术的早期参与者,他的创作关注世界格局,同时也表达乡愁,从全球气候变暖到时下的网红直播。经历了中国当代艺术原发而具有活力的时代,与今天科班出身的艺术家相比,他有一套朴素的话语系统。直播中的王迈语重心长地回顾自己的创作生涯,同时又不乏平日里一如既往的黑色幽默,在小红书的俊男美女中突围至榜首。

王迈|我在电视上看过了,就不去了

 

绘画山NO.3 2022,布⾯油画,60x80cm

 

假虚文以动新体

前言中“虚假文以动新体”一句道出艺术家在新的媒体环境中的处境。上世纪70年代以来,“新媒体艺术”开辟了技术的新维度,而在接下来时间中媒体技术的发展不断地打破纪录,并且这个效率至今还在快速更新。5G网速下短视频平台的崛起和区块链NFT的浪潮对艺术的影响不言而喻,网络直播更是在今天走进了艺术家工作室。

王迈|我在电视上看过了,就不去了

 

文化鹰熊NO.2 2021-2022,布⾯油画 ,130x98cm

 

不得不说技术的发展正在倒逼艺术家作出改变,不管是题材还是形式。王迈作品《直播》的画面是几个面目不清的人在时空错乱的房间里无所事事,意识模糊的画面好比隔离生活的精神状态,背后的直播灯,一个圆形的光环正好摆在中间人物的背后,祭坛画样式的人造光,映出身上时尚单品的破败。不分昼夜,甚至没有期待的隔离生活褪去往日对浮华的追求,返璞归真为维系基本生活的米面粮油。

虚文实效,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错位已然显现出巨大的威力。同样,当艺术家不得不面对技术带来的冲击,面对镜头,我们要做什么?这无疑给绝大多数从业者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王迈|我在电视上看过了,就不去了

 

直播NO.1 2022,布⾯油画,98x130cm

 

电视上看过,就不去了

随着互联网在新世纪20年来的发展,图像、视频信息在UGC(用户上传内容)情境中的爆炸,网络用户几乎可以看到任何一个关键词所指向的视觉资料。如果说王迈当年在西安是受限于时间二选一的结果,对于今天的互联网用户来说,在互联网上搜索是一个简单高效的操作,甚至去影院之前也必须看看预告片。

媒体对艺术现场的冲击是根本性的。显然,脱离展示的场景,或者说场景被压缩在屏幕的二维空间中,没有办法呈现作品的物质性特征,更不用说通过触碰的方式感受材料的温度与质地。苏珊桑塔格在《反对阐释》中写道“我们需要一门艺术色情学。”视频画面提供的有限信息和艺术家的作品之间压缩掉了物质的体验而剩下了最表层的视觉要素。图像的叙事也在这种感官信息缺失的情境中成为最核心的要素。

王迈|我在电视上看过了,就不去了

 

春姑娘NO.1 2021-2022,布⾯油画,60x80cm

 

在直播的预告片中,歌手李健友情推荐。两人1996年相识,李健2015年的同名专辑《李健》就用王迈给他的画像作为唱片封面。王迈在直播中介绍了这张作品的缘起,烧烤摊的偶遇,李健身上为了找工作的西装,以及见证老朋友二十年来的成功之路,直播现场的音画同步甚至比展厅单独呈现作品能更能吸引观众的注意力。同时,在直播预设的开放人群中(相对画廊、美术馆相对专业的观众),脱离学院话语的介绍和对话也让观众更加亲近。这必然将在某种程度上介入艺术家的创作。

直播中,王迈不仅一次谈到技术和创作者之间的关系。“AI可以做地很好,但它也只能做到二流艺术家的水平,它没有办法超越真正的创作者。”王迈对技术的乐观超越了很多技术从业者。技术能做的可能不是人的二流,而是开辟了一条全新的创作逻辑。让我们期待有一天,技术的发展能代替真实的场景,“看过视频了,就不用去现场了。”这会是王迈下一次直播的主题吗?

相关阅读

    暂无信息

热门标签

    习近平
    世界卫生组织
    张艺兴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