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网-世界权威艺术门户网站

主页
人民艺术网
人民艺术网-最新的艺术资讯,最权威的艺术解读

尽精微 致广大 — 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修复研究展开幕

更新时间:2022-03-16 16:06:23 点击:5888

尽精微 致广大—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修复研究展开幕

 

展期:2022 年 3 月 8 日 –6 月 5 日

地址:广东顺德北滘新城怡兴路 6 号

主办:和美术馆 和美术馆

首席修复师:贾鹏

尽精微 致广大—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修复研究展开幕

 


尽精微 致广大—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修复研究展开幕

 


尽精微 致广大—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修复研究展开幕

 

 

 

徐悲鸿临摹伦勃朗 《妇人倚窗像》作品修复过程,图片由广州美术学院绘画艺术 学院油画系材料与油画修复工 作室提供

 

展览前言 :

作为近现代绘画大师、美术教育家、中央美术学院首任院长,徐悲鸿影响了 20 世 纪后半叶的美术史研究和教学。20 世纪 20 年代,在中国的油画教育体系还几乎 是一片空白时,徐悲鸿就已接触了西画并受到了专业训练,且于不断勤学苦练后, 在欧洲获得了一定声誉。《妇人倚窗像》为 1922 年徐悲鸿于德国柏林的临摹之作, 原作出自油画大师伦勃朗之手,这张临摹画作不仅见证了徐悲鸿当时对西画的推 崇,也展现了他心系祖国,试图利用西方绘画体系力挽国内美术界颓势的决心。此画在赠送给至交孙佩苍后,漂洋过海几经转手,现为和美术馆所藏。2022 年正 值此画创作 100 周年之际,经由广州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油画系材料与油画修 复工作室精心修复后,这张具有代表性的临摹之作也在这一特别的年份中重回大 众视野。借此契机,本次展览将跟随修复技师的脚步,以技术与人文交织的视角 走近徐悲鸿的临摹之作《妇人倚窗像》,寻找此画背后关于时代变迁与个人命运 的故事,从“精微”处感知徐悲鸿的艺术生涯的“广大”。

尽精微 致广大—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修复研究展开幕

 

徐悲鸿临摹伦勃朗 《妇人倚窗像》作品图像采集,图片由广州美术学院绘画艺术 学院油画系材料与油画修复工 作室提供

尽精微 致广大—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修复研究展开幕

 

作品X射线成像,图片由广州美术学院绘画艺术 学院油画系材料与油画修复工 作室提供

 

I. 修复台上的报告

 

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为艺术家留欧研习美术、从画家向大师升华时 期的重要作品。伦勃朗在绘画中对光影的处理,对散涂、平涂及厚堆技法的运用, 都对徐悲鸿有着深刻影响,他本人也曾写道“时最爱伦勃朗画”。该作品在几经 转手的过程中,经历了托裱、补色、重涂上光油等多次修复,这些痕迹已然影响 了作品的审美观感和保存状态。在画作完成 100 年之际,广州美术学院绘画艺术 学院油画系材料与油画修复工作室通过红外成像、紫外成像、X 射线成像等非破 坏性科学手段,对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进行了全面的研究与分析。修复运用物理方法去除不当托裱;经过溶解度测试后,选取合适的化学试剂清洗 老旧光油及补色层;使用可逆材料进行画层填充;遵循可识别的原则对颜色层缺 失部分进行补色处理,在最小干预的修复原则下对作品进行了完整修复。此举不 仅能够延长作品的保存寿命,也能从科学的角度帮助了解徐悲鸿的艺术世界。在 本单元中,我们将与修复师共同经历一场时空逆流,从科学技术这一“精微”角 度感受画作的修复过程。

尽精微 致广大—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修复研究展开幕

 

《妇人倚窗像》 徐悲鸿 布面油画 88 × 66.5 cm 1922 和美术馆藏 ©和美术馆

 

II. 尽精微,致广大

 

自1919 年以公派留学生的身份抵达巴黎,至1925年学成归国,徐悲鸿的留学时光并非一帆风顺。1921年,仍在巴黎高等艺术学校学习的徐悲鸿,由于国家公发学费迟迟未到,只好移居到货币贬值的德国柏林,并相对安稳地度过了 22 个月时光。期间,徐悲鸿并未荒废学业,而是拜师于时任柏林美术学院院长康普,并在各大博物馆与动物园进行临摹和写生,《妇人倚窗像》于此际完成。以《妇人倚窗像》为代表的一系列油画临摹作品,不仅是徐悲鸿画艺精进的直观表现,也反映出临摹、写生等西画传统训练方法对其早期寻找自我风格的重要性。而后徐 悲鸿在担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时提出“尽精微,致广大”的校训,这六字即是徐 悲鸿美术教育理念的精炼概括。在具体教学中,他注重素描的基础训练,要求学 生通过寻找“精微”细致之处,打磨准确性,从而表现出刻画对象的“广大”精 神世界。以“忠实于描写对象”为基础施行教育理念的徐悲鸿,为祖国的美术教 育事业培养了一大批人才。本单元集结徐悲鸿、戴泽、孙宗慰、李斛、宗其香等 师徒几人的画作,展现徐悲鸿为美育事业贡献的毕生心血。

尽精微 致广大—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修复研究展开幕

 

《孙佩苍夫人与女儿画像》 徐悲鸿 布面油画 84 × 66.5 cm 20世纪30年代 和美术馆藏 ©和美术馆

尽精微 致广大—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修复研究展开幕

 

《奔马》 徐悲鸿 纸本设墨 67.4 × 44 cm 1947 和美术馆藏 ©和美术馆

 

III. 徐悲鸿的艺术主张

 

从徐悲鸿的漫长艺术生涯中,可以看到其艺术主张经历了从雏形到成熟的几个阶 段性演变。孩童时期,徐悲鸿跟随父亲学习中国传统职业绘画,践行父亲教导的 “惟妙惟肖”;在上海打拼时结识革命志士,开始接触“革王画的命”等改革思 想;旅日留欧期间,再次深刻认识到“中国画学之颓败”,而“西方画之可采入 者融之”是改良中国画的一大方法,因而萌生留学想法;归国后,以西方绘画理 论结合近代中国社会现状,基本确立了以“写实主义”为导向的绘画观,并以此 为基础推行美术教育。在这些转变中,日本与欧洲之行对徐悲鸿的冲击无疑是最 彻底的,在参观了日本文部省展览会,接受了巴黎高等美术学校系统训练后的他 感叹到:“过去所作的中国画是体物不精而手放佚,动不中绳,如无缰之马难以 控制”,“素描为一切造型艺术之基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徐悲鸿都坚守着西 画阵地,洋画运动也进行得如火如荼,而随着民族矛盾的出现,包括徐悲鸿在内 的一些画家逐渐走向了“中西并陈”的道路,其绘画题材开始更多地体现中国社 会现实,绘画语言也渐以国画为主。

尽精微 致广大—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修复研究展开幕

 


尽精微 致广大—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修复研究展开幕

 


尽精微 致广大—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修复研究展开幕

 


尽精微 致广大—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修复研究展开幕

 


尽精微 致广大—徐悲鸿临摹伦勃朗《妇人倚窗像》修复研究展开幕

 

展览现场 摄影:刘相利 © 和美术馆

相关阅读

    暂无信息

热门标签

    习近平
    世界卫生组织
    张艺兴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