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网-世界权威艺术门户网站

主页
人民艺术网
人民艺术网-最新的艺术资讯,最权威的艺术解读

黄仲涵项链”在京亮相,演绎民国糖业大王百年传奇

更新时间:2021-05-24 08:12:54 点击:5198


2021年最受关注的中国古董珠宝之冠“黄仲涵项链”,即将亮相6月华艺国际北京春拍,此项链一经面世即备受业界关注。522日,“百年瑰宝传奇——黄仲涵翡翠项链特展”在北京华艺空间拉开帷幕,并于当天下午三点在展览现场举办了主题为“黄仲涵翡翠项链与中国玉石文化”的鉴赏导览,导赏专家为“黄仲涵项链”特展研究员、艺术品鉴定评估师路钧钰。展览持续两天,由北京华艺国际拍卖、云杪文化共同主办。



本次特展以传世瑰宝“黄仲涵项链”为轴,揭开一段百年传奇故事。项链主体由
30颗翡翠圆珠组成,珠径为13.29-13.43mm,此物原为朝珠,清宫养心殿旧藏,民国初年经溥仪之手流出宫外变卖,20世纪初被北京著名翡翠玉石商人铁宝亭购得并改制成项链,随后由南洋富商黄仲涵带往异乡赠予爱女,其后被黄仲涵的孙媳佛姬儿 · 夏珍藏,在其家族流传近百年。



据导赏专家路钧钰介绍,目前国内二级市场上的古董珠宝并不多见,主要原因在于流通的古董珠宝数量较为稀少,而其中品质上乘的更是微乎其微。古董珠宝通常有三个评价角度:一是珠宝本身的材质;二是凝结在珠宝上的工艺及美学特性;三是古董珠宝的历史价值。本次面世的这条“黄仲涵项链”在上述三个方面都达到了较高的水平,是为当之无愧的“中国古董珠宝之冠”。

清宫珍藏 皇室遗珍 瑰宝流出见证朝代更迭


清世宗朝珠
中国是一个极其崇尚玉文化的国家,并且玉器对政治、文化、思想等各方面都产生过深远影响,但其所指通常为软玉的白玉。翡翠虽然进入中原的时间不长,却在短时间内发展出了与传统白玉截然不同的文化样式,并且也迅速挣得了皇室的钟情于喜爱。

翡翠在晚明传入中国,至清中期时就已成为达官显贵们争相求取的宝物,富察敦崇在《燕京岁时记》中记道“红货之内以翡翠石为最尊,一扳指、翎管有价至万金者”。在经济繁荣、宫廷审美转向追求奢华艳美的乾隆末期,翡翠在宫廷中多以陈设用的山子雕件及扳指朝珠出现,皆出自内廷养心殿造办处的如意馆与金玉作之手;而清末慈禧垂帘听政之时,出于个人对翡翠的喜爱,使得翡翠在宫廷中的地位也达到了巅峰,多见翡翠扁方、簪、环、镯等花素首饰。
乾隆朝诗人阮元作有《翡翠效乐天乐府》,诗云“色不尚白青,所贵惟在绿;炫以翡翠名,利欲共相逐。佳者比黄金,价更倍五六”,可知古人赏翠与今人相异,重色而轻种,价格亦远在黄金之上。而这串“黄仲涵项链”原为宫廷养心殿所藏翡翠朝珠,其玉质属上乘老坑满绿玻璃种,存世稀少。研究院路钧钰在现场介绍倒,评估翡翠材料的好坏首先看翡翠的质地和透度,就是人们常说的种和水,翡翠收藏的第一要素是种,第二要素才是色。而这串项链颜色均匀,材料为老坑翡翠的一件绝品。 朝珠共108颗,能有能力获得如此品质的翡翠原料并配以精湛工艺,存放与养心殿内,足见其在宫廷地位之高。
朝珠作为宫廷中身份的识别物之一,亦是清朝官方服饰制度中的独特之处。据《清代内务府造办处各作承作活计档》记载,雍正朝有「念佛装严」数珠和「朝装严」数珠两种,乾隆九年「念佛装严」数珠”始称念珠,用于宗教;乾隆十年“「朝装严」数珠”始称朝珠,成为官方礼仪制度的正式政治符号。据《大清会典》记载,朝珠仅皇室成员与文官五品、武官四品以上职位方有资格佩戴,是清宫森严等级制度的代表性体现。
随着清朝国力逐渐衰微,宫中珍宝流失的情况也愈发严重,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宫女太监,都在靠变卖宫中财物来维持生活开支。其中溥仪更是以赏赐弟弟溥杰为由,将大量珍宝偷运到醇亲王府中再转售变现。据《故宫物品点查报告溥仪取物帐》第三编第四册记载,确有溥仪从养心殿取走翡翠朝珠两条的记载,而这两条翡翠朝珠至今一条下落不明,另一条则被卖到了当时北京珠宝翡翠大王铁宝亭的手中。


铁宝亭

翡翠大王铁宝亭
匠心独运   改制项链开启传奇新生


北京自辽金以来,就已成为北方玉器的重要产地。经元、明、清三朝发展,北京玉器行业在清乾隆时期达到极盛,作坊林立,并成立有专门的玉器行会。以北京为中心的玉器生产,一方面依托于宫廷玉器的精湛技艺,另一方面又因各地能工巧匠汇聚于此,各派交汇所长,作品带有明显的地域特征,在体量上极具皇家风范,风格雄浑大气。
北京的玉器商店大多汇聚在廊房二条(现前门大街周边),1930年前后,玉器业的从业人员更是多达6000人。而在商铺林立的玉器街上,当属铁宝亭一手打造出的品牌“德源兴”生意最为兴隆。铁宝亭自幼在父亲的珠宝店中当学徒,耳濡目染之下练就了一番非凡眼力,凭借诚信的经营与高质量的珠宝,铁宝亭还被推选为北京市珠宝业同业公会的会长,是为当之无愧的“翡翠大王”。
铁宝亭毕生经手的翡翠制品无数,但材质工艺俱佳的精品非常有限,可遇而不可求,目前流传的唯三可一窥其往日精品之风采:
其一,芭芭拉·赫顿项链:20世纪30年代初,铁宝亭花32万大洋从一位缅甸客商手中买到了一块难得一见的“蓝水绿”翡翠原石,他组织工人历时两年从这块原石中制作了百余件举世无双的翡翠首饰。一位来自美国的银行家——富兰克林·赫顿,花费五万美金购得了一条翠色最佳的翡翠项链,委托卡地亚配上红宝石和钻石后作为作为结婚礼物送给了自己的女芭芭拉·赫顿。这位美国大名鼎鼎的社交名媛,后来亦成为了世界上最富有的女继承人,被人们称作“亿万宝贝”,而这条翡翠项链亦跟随她一同出席了各种重要的高端社交场所。

赫顿项链


1988年,在赫顿逝世后这条项链被其家人交付纽约苏富比上拍,并以200万美元售出;1994年再次经苏富比拍卖,成交价飙升到420万美元;2014年在香港苏富比,卡地亚以创下翡翠首饰交易纪录的巨资——2亿1400万港元回购了这条翡翠项链,辗转85年后,这条项链又回到了卡地亚典藏手中。
其二,宋美龄麻花手镯:1934年,上海青帮大亨杜月笙从铁宝亭手中购得一对翡翠麻花手镯赠与新婚夫人,这对手镯造型独特、款式新颖,偶然之下被宋美龄一眼相中,杜夫人只好割爱转赠于她。自此宋美龄对这个翡翠手镯便是呵护有佳,1997年,宋美龄在纽约举办百岁寿辰宴,这对翡翠手镯仍陪伴在其左右,足见她对翡翠的痴迷与钟情。
其三,黄仲涵项链:清王朝被推翻后,清室的遗老遗少和王公官宦,由于地位与生活的变化,逐渐由玉器消费者转变为供应者。一些曾经封建礼制下的佩饰随时代更替而逐渐消失,首饰类器物的需求则日渐增加,因此古董珠宝的改制也逐渐多见起来。高定珠宝设计师、故宫文化特邀合作设计师胡涓涓曾评价铁宝亭的改制工作为这一种传承和创新,“这条珠链其实本身就承载创新,是当时人们生活方式的体现。它在宫廷时,作为朝珠存在,这是当时宫廷里面的很重要的礼制。从溥仪带到了民间后,由最好的工匠变成的符合当时生活方式的首饰,变成两条项链。从这个脉络来看,珠宝就是不停传承加创新的过程。”可见自此之后,这串朝珠项链更是焕发出了新的生命与光彩,揭开了远渡南洋的传奇故事序幕。


黄仲涵

糖业大王黄仲涵
名门递藏   百年传承历经家族荣光

黄仲涵祖籍福建,其父亲在加入小刀会起义失败后,逃亡至印尼三宝垄开办商行“建源栈”,凭借勤劳与智慧,仅十年后便成三宝垄巨富。黄仲涵成年后从佐父经商到继承父业,将父亲的贸易行发展成了亚洲最大的华人企业,由于主要从事糖业生产而被人们称为“印尼糖王”。

黄氏姐妹

一次因业务需求前往北京的旅途,让黄仲涵在铁宝亭的珠宝铺中一眼相中了这两条由翡翠朝珠改制的项链,带回印尼分别赠给了由正房魏明娘所生的也是最为宠溺的两个女儿,长女黄琮兰与次女黄蕙兰。

次女黄蕙兰是民国外交家顾维钧的第三任妻子,她凭借优渥的家境、出色的语言能力和时髦的着装在国际外交圈如鱼得水,被外国使节公臣誉为“远东最美丽的珍珠”。黄蕙兰非常喜爱翡翠珠宝,常以翡翠作为着装配饰,更是因为品味出众被当时的美国VOGUE杂志评为中国“最佳着装”女性,艳压国民党第一夫人宋美龄。1993年这位民国第一外交夫人离世,随后这条属于她的翡翠项链被子女送至香港拍卖,以690万港币成交后,近30年未曾在市场上露面。
长女黄琮兰,年长蕙兰十岁,与妹妹相比性格更为安静内敛。黄蕙兰与雅加达富商之子简崇涵育有一儿一女,女儿简莲安与上海“火柴大王”刘鸿生三子,刘念礼,结为夫妻;1925年,黄琮兰之子罗勃·简于北京迎娶中国首位驻巴西大使夏诒庭之女佛姬儿·夏(Fougère Hsia)为妻,黄琮兰将翡翠项链赠予儿媳作为订婚礼物。翡翠项链跟随佛姬儿一家辗转国内外多地,被其保有近百年,是家族代代相传、历久弥新的珍宝。这条项链也因长女承袭,三代流传有序,被后人誉为“黄仲涵项链”。而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历史的积淀,这串项链才能被认为是记录了整个近代中国历史,中国华人奋斗史,以及中国珠宝发展的重要一笔。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佛姬儿与世长辞,其家人在2010将她钟情的翡翠项链送至纽约苏富比上拍,成交额高达近两百万美元;不久后,项链又在北京保利释出,以两千三百万人民币成交,随后十年未曾在市场露面。
一串朝珠,两条项链,一场展览,在糅合了皇室的荣耀印记和朝代的更迭变迁之外,还映衬着黄氏家族在中国近代史上的百年辉煌和多位历史名媛的传奇人生,见证了动荡中国之下的民族跌宕与兴亡。翡翠之美,美于质地工艺,更美于历史传承与文化内涵,如今传奇翡翠项链重现市场,世人得以一睹其风采,实为难得之幸事。
 

展览信息


展览名称:“百年瑰宝传奇——黄仲涵翡翠项链特展”
展览时间:522523
展览地点:华艺空间
展览地址:北京市朝阳区798艺术区中二街


 

相关阅读

    暂无信息

热门标签

    习近平
    世界卫生组织
    张艺兴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