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网-世界权威艺术门户网站

主页
人民艺术网
人民艺术网-最新的艺术资讯,最权威的艺术解读

舞剧《赵氏孤儿》:从人性视角舞尽一个小人物的忠义千秋

更新时间:2022-08-25 16:54:30 点击:5858

故事梗概:

春秋时期,晋国贵族赵氏被奸臣屠岸贾陷害,惨遭灭门,唯一的骨肉被托付给了门客程婴。赶尽杀绝的危机中,程婴为保全赵氏孤儿和全城婴儿的性命,牺牲了自己的亲生骨肉,独自走上一条千秋忠义之路。

“忍辱负重十余载,活得苟延残喘、悲凉痛苦的程婴,不知他有没有那么一刻后悔过?”一位年轻的观众看了舞剧《赵氏孤儿》后,在网络上留下了这样的疑问。

忍辱负重的程婴

8月26日—28日,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倾情打造的民族舞剧《赵氏孤儿》将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再度上演。临近演出,关于程婴这个悲情英雄的不解和探讨再度被提起。

用亲骨肉偷换回赵家遗孤,然后眼睁睁看着襁褓中的儿子被残忍地摔死在自己面前,妻子因此弃他而去投河自尽,世人唾弃他卖义苟活……忍辱负重16载后,他又替赵家遗孤挡刀赴死,草泽医生(就是现在所说的“江湖郎中”)程婴极度悲凉负重的后半生,只为一个“义”字,这样的舍身取义,在2000多年后今天,可能会因为太沉重或者距离感太强,变得难以理解。

“从小到大,怎么也不能理解程婴为什么可以为了忠和义,去牺牲自己的孩子救下别人的孩子,看了舞剧《赵氏孤儿》,跟随着演员们的表演,与之共情,慢慢地我开始理解了……”

此前的公演,深深被触动的观众跟随舞剧的演绎,完成了从不理解到共情的转变。这种转变,与创作团队秉持的创作准则密切相关。总导演李世博说:“跨越千年的故事文本,对于今天的观众来说,存在着很大的文化和情感代沟,作为当代舞剧创作者,我们有这个责任用自己的思考与感悟,做好民族经典的现实转译,从人性的角度去品读和呈现属于我们这代人的赵氏孤儿。”

导演李世博认为要用人性视角解读《赵氏孤儿》

敢为难事,舞尽小人物的人性光辉

《赵氏孤儿》绝对是“经典永流传”的民族文化瑰宝。作为元杂剧四大悲剧之一,被王国维评价为“即列之于世界大悲剧中,亦无愧色也。”主演胡阳谈《赵氏孤儿》创作体会时,就敬畏地表示他们的创作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厚重的题材、复杂的人物、深刻的内涵、跌宕起伏的故事、跨越千年的时空,毋庸置疑,若要驾驭它,非丰富的阅历、深刻的思想和成熟的艺术造诣而不得。可当人看到总导演李世博年轻的模样时,不免会有难以置信感:这样一部厚重细腻的作品,竟然出自一位有着“娃娃脸面孔”的年轻导演之手。

年轻,并不意味着肤浅与稚嫩。

2014年,首届国家艺术基金评选申报。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青年导演李世博主动请缨,提报了舞剧《赵氏孤儿》作为该院申报项目。“我喜欢这个题材,因为它有人性关怀,具有反思性,极富张力和深度。纵观国内,各个艺术门类差不多都已经演绎过这个古老故事,舞剧版不能缺失。”话里透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经典的喜爱和舞剧人的责任感。

同时,这个题材的世界性影响力,也让年轻的中国舞剧人看到了与世界对话交流的可能和空间。元杂剧《赵氏孤儿》是第一部传入欧洲的中国戏剧,意大利、法国、德国都创排了各自的戏剧版本,东亚的韩国也出了话剧版。“拥有如此高世界知名度的中国戏剧故事,《赵氏孤儿》实属凤毛麟角,题材本身就具备与世界文化进行对话的基础。”

热情和使命感、视野与格局,给了中歌年轻的创作团队勇气和创作激情。可难度也是显而易见的,对此他们心知肚明。

首先是时间跨度,长达16年,浓缩在90分钟里讲清楚说明白,不易;其次是人物多,7、8位复杂多面的主要人物,要塑造清晰准确,属实难。“最难的还是文化和情感的代沟。”在赵家被赶尽杀绝的危机中,不仅门客程婴,还有公孙杵臼、韩厥等人前赴后继舍身救孤。创作中,年轻的主创们也会产生和观众一样的纠结。“开始时,我对程婴的行为也不理解。2300多年前的文化背景和道德理念,与今天的我们之间肯定存在隔膜。如果只是原样复刻,倒是容易了很多,可从剧院的使命责任以及我和同伴们的艺术追求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我们要打造属于中国舞剧的不一样的赵氏孤儿。”

经过半年的思考和策划准备,李世博逐渐清晰了创作准则,即从人性的维度去塑造和把握。“不能把过多的个人喜好和价值判断带进去,而是站在更高的维度去思考,用人性去合理化解读每个人物,从而找到古老故事与当下之间的连接。”

基于此,程婴不是生来就“伟光正”的英雄,在他身上能看到普通人会有的犹豫、退缩和挣扎,所以才有了“托孤”时庄姬将怀中婴儿反复推向程婴,程婴不断退却、频频拒绝的过程和细节刻画。“即便最终程婴接下了孩子,我也不认为他是因为赵家门客的身份和忠义的信念选择了接孤。是他目睹了一夜灭门血流成河的赵家惨状、看到庄姬怀抱婴儿绝望无助的样子,人的恻隐之心让他在瞬间爆发出了人性的光辉。这也是最为贴近现实的解读。”

不仅是程婴,在导演看来,大反派屠岸贾也不是天生恶人,而是个复杂多面的人。在处理他和义子赵孤的关系时,刻意强化了两人之间如父子般的情谊,为后面屠岸贾被义子反杀时的绝望崩溃做了铺垫。这个狠辣的大反派不只是情节的助推器,他身上具有了深刻的悲剧意味。

包括其他人物的刻画亦如此。比如赵家孤儿的复仇,从他得知真相到决定向义父屠岸贾寻仇,这中间也经历了一番幽暗曲折的情感撕裂和人性挣扎。种种人性化的考量,给观众共情这些2000多年前的人和事提供了依据,同时也意味着整个团队选择了一条荆棘丛生的创作之路。

肯下苦工,潜心打造民族经典的当代舞剧版本

舞剧《赵氏孤儿》是近些年来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创排时间最长的一部剧。整部剧创作思路的确定,由模糊到清晰,用了半年时间,接下来的排练又用时1年。2015年首演后,直到现在,整部剧还在不断修改完善中,“一部精品的打造,你绕不过时间的磨砺。创作和表演都经历了艰难跋涉,每一个人物的塑造都是煞费苦心、反复打磨。”

以大反派屠岸贾的塑造为例,仅出场一个简单的走,就大费周章。“刚开始,陷入到反派人物模式化的窠臼中。感觉不对!屠岸贾可是权倾朝野的人,城府极深,怎么可能一打眼就看出他是个坏人呢?应该凸显他的狠辣阴鸷,动作设计上,应该是稳健的,营造出一种带有压迫感的人物气场。” 为此,演员的眼神、步伐、动作都有着精妙的设计。“是脚跟先落地,还是脚掌先落地?步伐多大,步数多少,手放在哪里,眼神先看哪里、再看哪里,考虑得非常细。”

创作的苦就这样凝结在每一个细节的打磨中。导演李世博表示,他对演员的要求非常苛刻,不能只停留在悦目层面,更重要的是达到“赏心”的深度,得有深入的思考、情感的带动,“你心里得有东西,肢体和表情才能做到位。”

《赵氏孤儿》人物张力大,情感烈度高。情绪大开大合时,往往需要演员用纯表演的方式展现,这对擅长肢体表达的舞蹈演员来说,又额外强化了表演的要求,属于扬长还不能避短的苦把式。在“托孤”这场戏中,庄姬一上场就深陷绝境,夫家几百号人包括丈夫全部被杀,只剩自己和刚出生的孩子,唯一的赵家之后面临被追杀的危险,悲痛无助的庄姬急切要保全孩子托孤给程婴。

“让程婴冒那么大的危险救你的孩子,凭什么?没有过多的篇幅给到演员,就4个八拍,演员要抱着孩子一步步从舞台后面往前走,她的步伐,每一步都如踩在泥里又拔出来,然后再往前走、再拔出来,就象走在黏腻粘连的血泊之中一样。”李世博回忆这段戏的创排,依然面露凝重之色,那种创作的焦虑感清晰可辨。“我这个人物一出场,情绪就要求瞬间顶到位,没有过度。”演员田呈霏回忆这段戏的表演,压力感十足。不能凭借舞蹈动作,完全依靠内心体验和情感的爆发力来带动表演,演员和导演都是背负压力前行。事实证明,他们经受住了考验。

此外,题材的跨度和厚重,还要求有静待时光磨砺的耐心。李世博说,这些年团队一直处在不断成长的动态中。主演胡阳当初接演时只有24岁,尽管极具天赋又创作扎实,但要真切饰演程婴中年得子的狂喜以及丧子丧妻的悲恸,时间的积淀和阅历的丰富是不可回避的门槛,成为程婴也是个逐渐靠近的过程。胡阳本人就曾提及过展现程婴丧子之痛的难,“摔子那段,很多内心情绪交织在里面,摔还是不摔?要是不摔,屠岸贾就可能知道是假的。要是摔,这是我的孩子啊!而且,身后围着的士兵手里高高举起的几百个无辜婴儿的性命,也取决于我摔还是不摔,这一刻,所有复杂的情绪都交织在双手缓缓举起襁褓的动作过程里。”如今,前后八年多的磨砺和沉淀,胡阳已经和程婴这一角色达到了水乳交融的状态。

创作的艰辛,反反复复幽暗曲折,令人备受折磨。可当你不回避、不绕行,沉心静气扎扎实实面对时,结出的果实也是沉甸甸的。

首演后,各方好评纷至沓来,剧组频频登上中央电视台《舞蹈世界》、河南卫视《舞千年》和北京电视台《传承者》等知名节目,收获了万千观众尤其是年轻人的喜爱。不仅如此,2018年和2019年,又受邀两赴韩国演出,获得极大成功。

赴韩演出时,剧组已经有了长达四、五年的磨合,进入到了成熟稳定期,用导演自己的话来形容,就是“众神归位各司其责”,这也给了团队前所未有的自信和勇于表达的胆识。首尔的首场演出,当表演到程婴孩子被摔死后,程婴妻一步步走向血泊中的襁褓时,夫妻两有一段长达三分钟的表演,总导演李世博决定拉掉配乐,让演员在静默中完成表演。“全场一片寂静,只有两位演员在台上无声地舞蹈……那么多的韩国观众静静地感受着程婴和妻子之间巨大的悲痛,那一刻,我知道观众被代入进去了,他们与人物共情了。”

李世博说,之所以敢这么做,一是源自对团队艺术水准已入佳境的自信。再有,他一直有强烈的愿望,想向国外观众展现中国舞剧人对“赵氏孤儿”品读和思考。就像李世博最初预期的那样,这群年轻的中国舞剧人,不仅完成了赵氏孤儿这个古老故事由古至今的转译,还籍此成功实现了中国舞剧与世界对话的跨文化讲述。

8月26日-28日,舞剧《赵氏孤儿》将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再次上演。不知不觉中,这部剧已经踏入到第九个年头,李世博说,他希望这部剧未来能被更多的人看到。为此,他们一直在准备,也一直在前进。

撰稿:付希娟 中国网演艺频道

主创介绍

总编导:李世博

中国歌剧舞剧院导演

国家一级导演第十四届“文华”导演奖获得者

主要编创经历:

舞剧《赵氏孤儿》总导演

歌剧《老兵张富清》总导演

舞剧《热血当歌》总导演

舞剧《青梅煮酒》总导演

歌舞秀《梦中的故乡》总导演

大型实景剧《迷瓷》总导演

大型实景秀《竹海秘境》总导演

融创无锡乐园氛围演出总导演

主要获奖经历:

第十四届“文华大奖”及“文华导演奖”

第十三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桃李杯舞蹈比赛一等奖

北京舞蹈学院“学院杯”表演一等奖、创作一等奖

第十四届“文华”优秀剧目奖

北京市中学生舞蹈比赛一等奖并代表北京市参加全国中学生舞蹈比赛获一等奖

国际吴桥杂技比赛银狮子大奖

编剧:许锐

北京舞蹈学院教授,所创作品曾获文华奖、文华剧作奖、“五个一工程”奖、国家舞台精品工程奖等

代表作品:

《红高粱》《徽班》《戈壁青春》《骑楼晚风》等

作曲:罗小坚

中国歌剧舞剧院作曲家

国家一级作曲

出身于艺术家庭,师从于著名作曲家杜鸣心教授,1989年进入剧目创作部

主要作品:

大提琴与乐队《僰人古事迹》

舞剧《青春祭》

交响合唱《长城》等

舞美设计:刘科栋

中国国家话剧院国家一级舞美设计

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副会长

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

国际舞美组织(OISTAT)中国中心成员

文化旅游部舞台美术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委员

中国演艺设备技术协会演出场馆设备专业委员会委员

主要舞台剧作品:

话剧《红玫瑰与白玫瑰》《明朝那些事》《霸王歌行》《一九七七》《培尔金特》《简爱》《查理三世》《谷文昌》

歌剧《红河谷》《这里的黎明静悄悄》、《钓鱼城》《大汉苏武》《运之河》等

音乐剧《冰山上的来客》《桂花雨》等

舞剧《水月洛神》《四美图》《戈壁青春》《赵氏孤儿》《醒狮》等

服装设计:阳东霖

中国歌剧舞剧院首席服装设计师

北京服装学院硕士研究生特聘校外导师

曾就职于北京2008奥运会开闭幕式服装设计组、国家大剧院

代表作《孔子》被《纽约时报》誉为“中国文化名片”,作品多次获得国家文旅部服装设计奖、中国舞美学会年度奖、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文华奖。常年活跃在影视剧和舞台戏剧服装造型设计领域。2022受邀成为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开幕式服装造型总设计。2022年受邀担任中共中央、国务院团拜会文艺演出服装设计,表现优异受到表彰。

主要作品

舞剧:《只此青绿》《永不消逝的电波》《沙湾往事》《孔子》《杜甫》《李白》《五星出东方》《昭君出塞》等

歌剧:《图兰朵》《鉴真东渡》《白毛女》《小二黑结婚》《刘三姐》等

音乐剧:《蝶》《断桥》《伪装者》等

京剧:《母亲》《换人间》《红色特工》等

影视剧:《有翡》《赘婿》《如意芳霏》等

执行编导:贾菲

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系

获第十四届文华导演奖

主要作品:

实验肢体剧《青梅煮酒》总导演

舞剧《赵氏孤儿》执行导演

舞蹈剧场《一刻》执行导演

儿童剧《长城的传说》执行导演

中央歌剧院歌剧《边城》副导演

音乐剧《木兰传奇》舞蹈总监

参与形体设计的作品:

丹麦海德兰剧场委约歌剧《游吟诗人》形体设计

国家大剧院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国家话剧院话剧《伏生》《杜甫》《兰陵王》

国家大剧院话剧《鸟》《基督山伯爵》

编导:李超

不再儿戏nomoreplay创始人,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系现代舞专业

个人作品:

《卡冈图亚》

《你好陌生》

《慢放》

《旅行》

《for ex》
 

舞剧《赵氏孤儿》

【演出地点】

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大剧场

【演出时间】

2022年8月26日-28日 19:30

相关阅读

    暂无信息

热门标签

    习近平
    世界卫生组织
    张艺兴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