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艺术网

主页
人民艺术网
人民艺术网-最新的艺术资讯,最权威的艺术解读

国礼艺术家赵珪:「玩儿」出来的传统文化

更新时间:2023-05-17 15:39:42 点击:13907


 
编者按  :
 
2022年9月,赵珪的书画作品被邮政部门、中集艺、国礼艺术家邮品制作组委会严审通过,出版了中国大型文献类珍藏限量版《奋进新征程 建功新时代》主题邮册。
 
赵珪,是一个非典型的国礼艺术家
 
只看作品履历的话,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国画艺术家,他自幼喜欢绘画,初学芥子园画谱。后师从梁志斌,沈左尭(沈行),董寿平,贾浩义,付以新等先生深入系统地研究中国画。80年代末画院毕业后在国内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并参加社会上的邀请展及书画义卖活动,之后的30年中潜心研究中国画与西方绘画的结合与运用至今。
 
但在国画以外,他也是个地地道道的京城“玩儿”家。他做过工、经过商、学过艺,不仅对经史子集的传统国学广闻博记,更对黄老之术的养生之道颇有心得,至于皴擦点染的笔墨丹青,更是不在话下。
 
对于赵珪来说,“玩儿”,不仅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一种人生态度。如今,赵珪以“三艺堂”为阵地,“玩儿”得专心致志,“玩儿”得别出心裁。



赵珪水墨画作品
 

 

赵珪1959年3月出身于北京一个很平常的工人家庭,在当时的环境中,他是个“另类”——喜欢画画。赵珪从小就喜欢拿着铅笔照着小人书去描画,画像画好之后,就会拿着“作品”到处让人帮忙看看好不好看,稚嫩却惟妙惟肖的小画像总是能得到大家的赞赏,这让赵珪非常快乐,从一笔一画中获得的乐趣也越来越多。随着年龄和知识的增长,这种对画画的喜欢演变成了对书画艺术的喜爱,并促使赵珪在这种兴趣爱好的指引下,一步一步地进入了书画艺术领域,成长为专业人士。
 
努力加上天赋兴趣的加持,使赵珪在书画艺术方面的进步非常快,很早就小有成就。1991年赵珪举办了个人画展,作品更是被驰名中外老字号店铺荣宝斋收藏。原本可以在熟悉环境和熟悉的领域一直发展下去,赵珪一位澳洲华人朋友的来访改变了他的生活轨迹——在朋友的力邀下赵珪萌生了去澳洲发展的想法。90年代正是出国热,出国的机会很难得但挑战也同样大,综合考虑下来赵珪一直有些犹豫,但最终“出去看看西画如何画的”强烈愿望使他下定决心出国。
 
赵珪的专业领域是中国传统水墨画,“我觉得研究国画不能只研究中国画,不跟西方绘画碰撞一下,总感觉不过瘾。碰撞一下看看西画怎么画,西画和它的理论知识和咱们在国内的认知是否契合?中国画和西画有没有相同和可以融合的地方?我要亲自去看看。”
 
就这样,赵珪踏上了十二年的澳洲人生旅程。


赵珪书法作品
 
在澳洲期间,除了不断学习探索西方艺术和中国传统艺术的异同外,赵珪在工作之余继续钻研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中医经络学和易经文化——这两者也是他一直以来的个人兴趣所在。在这个过程中,赵珪深刻感悟到了作为群经之首《易经》的伟大之处,易学包罗万象,无论是自己所热爱的中国书画艺术,还是经络学,都能够通过应用易学的道理相互贯通起来。在书法、绘画、行医等日常生活积累中,赵珪的对未来的长远规划也日渐清晰,2003年从澳洲回国后,赵珪抓住契机正式创办了“三艺堂”。
 
所谓“三艺堂”,涵盖了三艺:艺术、医学(中医经络学)和易学;而《道德经》里讲:“三生万物”,“三”是一个代表发展的数字,寓意着对生活和知识无边界的不断探索。自此,对“三艺”的研究成为了赵珪生活支柱和人生目标。




赵珪水墨画作品
 
“三艺”最重要的代表是绘画书法。简单的色彩却能呈现出变化万千的意境,是非常让人着迷的,这也是赵珪喜欢中国传统笔墨的原因。在众多的绘画主题中,赵珪偏爱墨竹和墨犬这两个元素,其中墨犬更是已经成为了赵珪代表作。古人言画有四难,所谓“画人难画手,画兽难画狗,画花难画叶,画树难画柳”,基于对狗的喜爱和了解,让赵珪在绘画中选择了“四难”中最难画的狗。为了把它们画好,年轻的时候赵珪家住平房,收养了二十多条大大小小的狗,赵珪每天在与狗生活互动中观察它们的一举一动,进行写生创作。在赵珪眼中,这些人类最真诚和勇敢的朋友,非常值得记录,而赵珪老师笔下的墨犬,也将狗的或自然可爱的憨态,或忠义勇猛的精神体现的淋漓尽致
师犬最忠诚,泼墨亦纵横,梅竹增颜色,人间更多情
——沈左堯老师为赵珪画作题诗

艺术家贾浩义对早期赵珪画犬的点评


赵珪作品:犬
 
书法和绘画作为一种形象和意境的表达,赵珪认为每幅好的水墨作品,都会有一些传统智慧在里面,例如一张宣纸,波墨上去,有干有湿,即有阴有阳;加之墨块渲染,色彩有浓有淡,也有阴有阳;一黑一白、一浓一淡,即是知黑守白的规律体现。所以作画本身除了审美和情绪的表达,同时也能找到易学智慧规律的映射,这使得书法绘画本身和易经的智慧贯穿了起来,万物相通。
对于艺术家来说,灵感是创作的源泉,灵感从哪里来?
 
和古今很多艺术家一样,部分时候,赵珪认为美酒能够激发创作灵感。在他看来,酒的魅力在于能够帮助自己达到忘我的境界,在更加无拘无束的意识状态下,创作出更加放松更加有灵感的作品。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赵珪更偏爱和朋友喝酒聊天带来的氛围感和灵感,在友人间看似没有主题的恣意交流中、彼此的探讨解惑中,往往能碰撞出火花。所以最好的东西,都是从分享和给予中来,最后凝结到作品中去。灵感出现是一个很玄妙的东西,可能是作品的一个主题,也可能只是作品的一抹偏重或偏淡的色彩。
赵珪在鸿坤·葡萄酒小镇家中
 
作为一个“玩儿”家,在赵珪看来,能够闲下来是生活和创作最重要的前提,在悠闲当中才有灵感。最好的拾闲方式莫过于“山水寄情”,回到大自然中去,这也是赵珪选择与鸿坤·葡萄酒小镇湖畔拾闲度假区相伴的原因。“悠闲的状态跟艺术肯定是离不开的,这种状态在创作中占很大的比重,人们在城市里的居住的比较压抑,湖畔拾闲是释怀的地方,有山有水,有草坪、葡萄园,空气特别好。要找灵感,最好的途径是回归到最平静和放松的状态。”


赵珪和家人在小镇
 
不管怎样,好的想法都是突然出现的,有了灵感,必须要立即行动记录下来。“我在创作的过程中很少会受到环境干扰,想起来什么马上就得画,比如和朋友聊天过程中,有了灵感就马上用手机记下来,再比如在工作当中,突然有点灵感沉下来,就会趁着休息把它抓住,时间不够先构图,最晚第二天上午肯定得画出来。有时候晚上睡觉突然来了灵感,也会马上起来开始作画,一画能画三四个小时,重点是把握住当下的那种感受。”能做到所有事情为书法绘画让步,源于赵珪对创作过程的热爱和享受,以及对创作这件事方方面面的不设限。



赵珪水墨画作品
 
赵珪深谙中国传统字画主要讲究写意,写意就是作者把自己心里的一些想法通过笔墨抒发出来。从九十年代到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赵珪无论是从对艺术的理解还是创作出的作品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生的阅历、感悟和思想的厚度都在作品的变化上有所反应。“作品就和性格一样,年轻时性格相对刚烈,画出来的画霸气有劲但能看出阅历少。现在从构图到笔墨运用,都成稳很多。”
 
在赵珪看来,这是人生必经的过程,是时间的魅力所在。很多事情都是这样,需要交给时间。“例如宣纸刚刚生产出来,立刻用于作画,会发现纸张很燥很烈,很难呈现好作品,如果放上几年,纸张就变的非常绵柔顺滑,作画时笔墨的肌理效果也特别好。酒也一样,刚生产出来的酒非常刚烈,喝起来非常燥,如果放上几年之后再喝才有香和纯。红酒的醒酒也是一样的道理。”这样深刻的人生体悟,也使赵珪对时间有着更豁达的态度。
 
赵珪绘画作品
 
易学的哲学智慧,读懂了易就读懂了人生。自然规律是不可违背的,了解规律、把握规律,能够更通透的看待问题。
 
“易学已经把自然、社会和人生各个阶段说的很清楚,每个阶段应该发生什么、每个人每个时间段应该做什么事,都是有规律的。所以不需要急躁。”目前受整个大环境的影响,很多人都有不安定感和焦虑感。在赵珪看来,无论环境怎么变化,做好自己的事是最重要的。

赵珪书法作品
 
对于做人做事,赵珪信奉的是谦虚、低调、至柔、顺其自然。“做人做事就是应该简单低调,踏踏实实做事,低调踏实下来没人干扰,才有大把的时间做自己。而兴趣也是驱动力,对抗了很多外界不必要的纷杂事物。其实越是简单的生活模式越是纯粹,反而塑造了一方‘净土’,把什么烦恼都剔除了。
 
张大千、李可染、徐悲鸿、启功等等是赵珪非常崇敬的艺术家,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谦虚、低调、踏实。他们的作品都如自然天成,赵珪认为,他们作品的传世,除了作品本身外,传的更是思想、是态度和境界。一个能创造出价值过亿作品的艺术家,最重要的是能一直守住在作品无人问津时的那份沉稳、踏实,但能做到这一点的很少。
 
现在让大家努力往高处走,去争取更多的成就,是非常自然的事情;但如果让大家往后退是很难的,甚至被认为是消极的做法。赵珪认为相对于刚强,能柔软下来更重要,这点在中国文化的传承中也有体现。“你看霍元甲学生跟外国人摔跤,身体特别软,就像黏在对方身上一样,对方怎么都摔不倒他,也甩不开,最后找到发力点一下就把对方摔倒了。纵观来说,就是以柔克刚、至柔至刚的中国传统哲学的体现。
 
而对于人生的参悟,如果要以古鉴今,赵珪认为苏轼是一个典型代表,苏轼有很多建树,但是也被贬数次,在坎坷的人生磨砺中,他的心境不断升华,最终的追求可能就是回归到“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而现在人们也是一样,“对于过度的物质追求实无必要,多看书、多汲取知识、领悟做人的道理,寻求精神的丰盛,是更值得做的一件事。”

赵珪书画作品
 
赵珪做为国内周学研究大师及著名画家,他用半生的精力致力于中国画的创作,并将《周易》等中国传统文化思想应用和揉入了自己的国画创作中,给自己作品赋予了更加深厚的精神内涵和独特的意向精神,实现了“一画一境界、一步一重天”的创作审美理想。
 
关于生活和工作状态,赵珪坦言:“我现在就是玩儿。喝酒侃山、饮酒品茶是在玩儿,中医养生、绘画艺术对我来说其实也是在玩儿。”话虽如此,但赵珪所说的“玩儿”,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玩世不恭的玩儿,而是找准自己喜欢的东西,专心的“玩儿”,用喜欢和热爱的心态更深入、更认真的去做事。无论是国学、养生,还是书画,赵珪都是有方向、有目标的“玩儿”,这种“玩儿”的背后,是一种对人生趣味的发现能力,是一种享受生活的处世境界。
赵珪书法作品
 
闲暇之余,约上一两位知己好友,煮茶品酒、谈天说地,是赵珪最喜欢的放松休闲方式;儿孙满堂、家庭和睦是赵珪最满足和最自豪的事情。知足者富,看似简单的生活用无拘无束的和洒脱的心态,丰富了人生和灵魂,这一切也凝练在了赵珪作品所抒发的境界中。

相关阅读

    暂无信息

热门标签

    习近平
    世界卫生组织
    张艺兴